为什么要上班呢

懒癌末期

我会光明正大告诉你我是个起名废吗?

说在前面,我不是一个医科学生,所以由bug请温柔的告诉我,我会改正的谢谢。
//



骨科病房有个九岁的小男孩。

五个月前确诊脊柱纤维瘤,肿瘤过大所以由骨科与肿瘤科联诊。
手术难度巨大,在切除肿瘤的同时必须保住脊柱神经完好,否则很有可能导致下半身瘫痪。

比手术更困难的是治疗费用问题,孩子是陷入昏迷后被邻居看到了送来的,询问之下得知孩子父母已经一个月没有出现过了。
这种情况见得不少,但都是小病,垫吧垫吧勉强可以,像这种需要大手术的赵启平就支持不了了。
这个时候赵启平想起了安迪,便匆匆给她去了电话。

夕阳余晖撒不上医院门口的红十字的时候,安迪带着人来了。

“抱歉赵医生,你知道傍晚总是很堵。”

那是一个风度翩翩的中年男人,西装看的出耗资不少,安迪介绍的金主,一向都很不错。
简单介绍了情况便带着两人去病房看了看男孩。

男孩前一天晚上室颤,心脏问题也不容乐观。鼻饲器挂在苍白的小脸上。
谭宗明皱眉看了看孩子的病情,转头问赵启平手术成功的几率,得到极小几率后毅然决定放弃帮助。

“我是个商人,既然几率这么低,我想还是把我的钱花在有回报的事情上好了。”

赵启平脑子一白,安迪耸了耸肩表示无可奈何,示意赵启平跟上去再好好谈谈。
会意的赵启平追上去将谭宗明拉到走廊的座椅上。

“谭总对吗,那个,嗯,这个病人的情况我已经说的很清楚了,如果不做手术就会因为并发症导致下身瘫痪。可如果手术,他可能还会有一个美好的将来。”

谭宗明眯眸望着眼前这个医生,久经官场倒是很久没有见过这样的人,像是猎人看到自己心爱的猎物一般兴趣四起。

“嗯,可是我也不能做无谓的投资,这孩子起码还要康复上学我才能收到回报,这样的长线投资变数太多,万一我失败了怎么办?”

“那我是跑不了的,谭总只管来找我就好。”

赵启平急了,来不及思考个中缘由便出了声。以至于他没看到谭宗明嘴角扬起的弧度。


手术一向会有意外发生,很多医生开腹后会发现情况更为几棘手。
当肿瘤科医生暴露脊柱时,他们才发现肿瘤已经长到了腰椎,切除的难度更为艰难。


医生已经看惯了生死吗?其实不然。我的医学伦理老师告诉我,医治病人的同时,自己也在学习怎么与他们相处,有时候也会在病人身上学到不少自己不会了解的东西。

术中失去了那个孩子,肿瘤与脊柱神经血管黏连太过严重,切除时尽管万分小心还是没留神切断了血管。
他没有痛苦。

赵启平坐在手术室门前的座椅上,双手抱着头一言不发。他不知道是种什么样的心情,只是心里揪着痛。

谭宗明逆着光站在窗口,手上的烟明了又灭。他并不是在为自己的钱打水漂而可惜,他此刻更想去安慰椅子上一言不发的小医生。

他知道这不是个好事情。

评论(6)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