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要上班呢

懒癌末期

【谭凌李】我还没想好叫什么名字系列



李副队最近心情不怎么好。

谭宗明带着凌远跑去国外结了个婚这件事情着实让他很郁闷。
是嫉妒。那种怒火中烧难以抑制的嫉妒迅速袭击了李熏然,将自己对凌远的占有欲勾的无所遁形。

甚至是跑到了谭宗明的别墅,李熏然也没仔细过脑,抄起衣服就冲了出去。
后来他也没回想起来到底在门口犹豫了多久,只是看到谭宗明那一瞬间,虽然也觉得他们长得像,但还是一眼认出那不是凌远。

凌远有点胖了,不像当初跟李熏然在一起那样瘦,可能胃也好多了吧,想想谭宗明确实也应该比自己会照顾人。李熏然回想起自己之前种种行迹,自嘴角轻笑了声,毫不客气的坐在了沙发上。

凌远见到李熏然有些诧异,但李熏然可高兴的很。
他直直盯着凌远的脸,像是要用自己的职业习惯想在那看似洋溢幸福的脸上找出些不甘和后悔。

没有。他现在很幸福。

得出这个结论李熏然内心像爆炸了一个重磅炸弹。他凭什么能离开自己以后过得如此幸福?谭宗明猛的横在他们之间,身体挡住了李熏然想窥探的眼,还顺手帮凌远理了衣领。
李熏然斜了身子,赫然看到了凌远白皙脖颈上咋眼的红痕。

怒火平起。六李熏然皱眉叹气间已经站起身来,手探入衣袋摸上了冰凉的手铐。
不动声色靠近了谭宗明,将他垂下的胳膊拉起拷在了后背。

凌远更是吃惊的望向李熏然,他从来没有见过李熏然这个样子。面露凶光,眼底没有一丝熟稔。

“熏然,你把他放了!”

凌远急了,看李熏然不为所便动绕到谭宗明背后开始研究那冰凉的锁拷。

“求我啊凌远,我看看你有多爱他?”

李熏然不带温度的声音钻进凌远耳朵里就像是刀子一般,他不太理解李熏然说的“求”到底是想要自己做什么。
思绪混乱里李熏然一侧唇角开了弧度,偏头看了眼一旁不动声色的谭宗明,心底暗叹一句。
真沉得住气啊。
然后望向凌远,深色眼眸在人唇上扫了圈。他知道自己有多想念这张嘴,压抑的思念随着嫉妒一涌而出,他心里只想将凌远拆吃入腹。

谭宗明早已了然李熏然这次来肯定没有好事。自己开门时李熏然眼里闪过的欢喜已经将他出卖。而在这个时候,李熏然要凌远求他,谭宗明就已洞悉李熏然的真实想法,几步移到凌远身前将他挡住。

“李警官,你这么做是不是有点越界了?虽然我这地方冷清,可也不是警察管不了的地方,你说你要是知法犯法该怎么处理?”

谭宗明迅速向李熏然摆出了利弊,告诉他要是现在解开他离开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
可李熏然铁了心,他看着谭宗明身后的凌远,眼神越发清冷。

凌远是他的,也只能是他的。

最后李熏然没有带走凌远,只是安静的向谭宗明说了句。
你们的婚姻在中国,是无效的。


我要是不犯懒脑子够用的话大概还能有个2,嗯,大概吧。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