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要上班呢

懒癌末期

存,谭赵

——赵启平,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无理取闹的厉害?
——那你现在知道了,受不了可以走。

事情是如何发展到今天的?赵启平自己也不是很清楚。赵启平自认是个拿的起放的下的人物,可放在谭宗明身上,哪里还有什么原则可讲。

退一万步说,也是赵启平眼巴巴扑过去的。舞会那么多人,偏偏眼里就看到一个谭宗明,是他太显眼,还是自己根本就已经沦陷?

曲筱绡一向精明,三两下便看出赵启平的小心思,旁敲侧击下谙熟世事的曲大小姐终于也踩到了年轻医生的雷区。

——我早就看出来你对谭宗明念念不忘了,我当初就不该带你去酒会!
——你能不能不闹?好好在一起提什么谭宗明?

后来争吵越发多了起来,赵启平索性提了分手。就在初雪那天。

他记得那天下着飘洒的大雪,白茫茫铺满了城市每个街道。本该是浪漫多情的美景,映在他眼里倒是多了份寂寥。一个人走在马路牙边,任了脚印布满身后。

然后谭宗明就出现了,也不知道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两个人在人烟稀少的街道上迎着雪,呆望许久。

——赵启平?
——是我。

随后便是带些凉意的唇。赵启平不知道为什么会吻他,但是他没有反抗。良久,谭宗明离了唇像宣示主权般沉声。

——赵启平。

随后他们开始同居,两个人一起住在赵启平的小公寓里。那段日子真的算是赵启平最开心的时候了,可还是要说但是。

谭宗明要结婚了,他身边站着的是美丽的新娘。说实话遇上赵启平后两人都安分很多,可谭宗明旧账太多,也不知道如何得知了地址,隔三差五闹一回也不是没有的事情。

一两次心里不舒服,哄哄也就好了,可次数多了,赵启平便有了脾气。也是个什么都敢表达出来的主儿,所以没少因为这个吵架闹矛盾。一来二去谭宗明也烦,索性搬了回去。

后来他们长久没有联系,直到前些天收到了刺眼的烫金婚贴。他要结婚了,可为什么要寄给自己?来炫耀过得有多好吗?

后来的婚礼赵启平还是没去,没意思。看着他娶一个女人,脸上说不定还能挂着幸福的笑,想想都令人心灰。甚至在心底里恶毒的诅咒这场婚姻的不幸,可是毫无用处,这种诅咒若是有用,那幸福的又有几对?

抻了抻身上略有些褶皱的白大褂,长叹口气,拿起听诊器绕在脖上,插着兜就准备去查房。

总有人能给他幸福,这个人是不是我,其实也没那么重要了吧。

评论(13)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