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要上班呢

懒癌末期

无问西东

◎试水
◎刺痛撒钱版生无可恋
◎此篇短小预警
◎溜了溜了




周而复始的心理咨询让阿泰身心俱疲。

2017年秋天对阿泰来说不是一个舒服的时间段,与队员的关系每况愈下,对比赛的态度也越发让人难以理解。

俱乐部的气氛一度降到冰点,阿泰拒不参与训练和比赛,让贝克曼感到头大,但又无可奈何。
但除了贝克曼从心里医生那里知道的事实之外,还有一些事情他不知道。

阿泰是个双性恋,他可以同时喜欢女人和男人,这件事情他是在自己跟辰鬼越来越亲密的关系发展中得知的。辰鬼是他第一个喜欢的男人。
阿泰不是一个会隐藏自己感情的人,这点和辰鬼相差甚远,所以当他觉得这些感情难以掩藏的时候,他往往会选择表达出来。

后来他们开始了一段极其隐秘的地下恋情,联盟几乎没有人知道,包括他们一起生活的队员。
他们开始的时候小心翼翼,怕被其他人发现,在外保持着亲密无间好兄弟的表面关系,以此进行着亲密的肢体接触。

“你不该那样,会被误会的。”

录制节目的后台化妆间里,辰鬼半靠在沙发上看着阿泰换衣服,想起台上两个人握手后阿泰不舍得松手,一路拉着他走下去。

“鬼哥,不然我们……”

阿泰的衬衣还没来得及脱下,下摆扯出裤腰松松散散,走到辰鬼面前探下腰询问。辰鬼自然知道他要说什么,每次这个人叫他鬼哥的时候准没好主意。

“不行,那样对你对我都不好。”

一如既往的说辞,阿泰也懒于去反驳,只是凑在辰鬼侧脸吻了他一口。
阿泰在得不到自己想要的东西的时候,往往会做其他事情来弥补自己的缺憾,对此辰鬼已经见怪不怪。

阿泰特别怀念当时那些日子,连吵架都是甜蜜的。

评论(1)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