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要上班呢

懒癌末期

手机一定要有密码3

近期有大坑掉落预警
我挖坑一级棒







宿醉的后果是头部炸裂的疼痛。


醒来已经下午,手机里未接记录和微信被桃哥炸了个遍。路西法打通电话翻身,把脑袋埋在枕头里。

“桃哥啊,我在拖米家。”

路西法不顾桃哥还有些碎碎念就挂断了电话准备再补个回笼,客厅飘来的饭香提醒他拖米已经醒了,他双手撑起身子向房门望了眼,慢吞吞的下床。

拖米醒的早,赶路西法回去睡的时候天已经快亮了,他躺在沙发上望着天花板,思考自己和路西法到底有多大的可能性。
他脑子里一直在想阿泰告诉他的那句“路西法也喜欢你”,可是他不能。他知道路西法当初打职业冒着多大的反对和质疑,现在又想要有一场世人所不接受的恋情,他不想让路西法背负那么多。

困意夹杂酒后的迷醉很快入侵拖米的神经,沉沉睡去的时候天已经大亮。
他醒来是中午十二点,映入眼帘的运动外套提醒他家里不止他一人。宿醉拖米是知道的,昏沉头疼,他轻手轻脚打开卧室门,路西法趴在床上脸冲里,只能看到一头杂乱的紫毛。

简单收拾后拖米叫了外卖,又去楼下便利店买了新的牙刷。路西法揉着眼睛出现在客厅的时候,拖米正好把外卖摆好。
清淡的粥和小菜,最适合解酒。拖米拉着路西法坐在餐桌前,开始了一天的第一顿饭。

“西法,你们俱乐部人找你了没,这么大个人他们都能弄丢。”

路西法看着拖米喋喋不休的嘴,想起昨晚看到的消息心里一阵兴奋,故作镇定的端着粥碗搭在嘴唇上吹。

“米哥,昨天晚上跟你在外面逛,好像看到泰神和辰鬼,他们两个没事吧?”

拖米一听事不关己,刚准备跟路西法侃侃而谈,但想想他们两个刚刚确定关系,还是留一嘴不要多事。

“他们俩啊,关系好,像你和我一样。”

好到一张床上那样睡觉?路西法暗自腹诽,面上却不再追问,两个人开始沉默的吃这顿不尴不尬的早饭。

“米哥,我马上就成年了。”
“我知道啊,你生日我还记得的,怎么了,跟我要礼物?”

路西法放下碗筷郑重其事。

“我要什么你都能给我吗?”
“钱包卡包可别了,怕你又丢。”
“那就留在我生日的时候说吧。”





吃完饭送路西法回基地的路上,拖米还在想着要挑一个什么礼物送给他,但在路西法这里,特别希望拖米把自己包一下送过来。

评论(4)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