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要上班呢

懒癌末期

手机一定要有密码2

走个过渡,拖拖踏踏的范天逸要被变身小狼狗的傅子昂搞定了bu



拖米洗完澡出来路西法已经端端正正回到了沙发上,拖米不知道他是口渴还是怎么,手里端着的水杯就没从嘴上移开,拖米望着路西法被水滋润的嘴唇突然觉得口干,走在餐台前面倒了杯水喝,他才注意到摆在那里的手机。

拖米差点把嘴里刚喝的一口水喷出来,他知道阿泰今晚可能进展非常大,但是这也太超过拖米的想象,光标在输入栏闪了又闪,拖米做好的思想斗争却只蹦出来6个字。

泰神强我投降。

然后拖米放下水杯回头看了一眼正襟危坐的小孩儿,又噼里啪啦的打起字。大致是控诉阿泰就这么带辰鬼去酒店不太厚道,有没有想好以后怎么办之类的话。
拖米正回答阿泰问他关于路西法的问题,突然被正主拍了拍左肩。
“米哥,我晚上睡哪儿啊?”

拖米赶忙把手机屏幕向下盖住。
路西法头发没吹干,在客厅大灯下面有点发亮,拖米其实不怎么喜欢紫色的,但是偏偏觉得路西法一头紫毛可爱的紧。

“头发都不吹干就想睡觉,起床该头疼了。”

拖米扔下了跟阿泰交流了一半的暗恋心得,拿了块干毛巾给路西法擦头发。路西法也不反抗的任由拖米把他按在沙发上进行这种比较亲密的行为。

拖米是想好好擦头发的,可是这种距离近的他能看清路西法的睫毛,手上动作不由减缓下来。
路西法不敢转头,他在今晚之前一点都不知道拖米居然和自己也有一样的想法,而此刻这种距离和他明显能感觉到的拖米的目光,让他有点紧张。

“西法,你脸怎么红了。”

拖米停下了手上的动作,但也没有拉远距离,他说话时的气息精准无误的撒在路西法的耳畔。拖米慢神经的突然意识到两个人如此亲近的距离,抿唇将毛巾收好站起来,煞有其事的拿起空调遥控器。

“我就说这空调不能调太高,怪热的。”

路西法有些口干,举起杯子把剩余的水喝了个精光。到底还是没成年,路西法在感情这件事上本来就没什么经验,喜欢就大胆张扬的表现出来,但是真要冷静的谈论,他还是有些茫然无措。

“你去睡床,我睡沙发。”
“米哥我睡沙发吧,我年轻。”
“你个子那么高缩起来睡多难受,听我的,进去睡。”

拗不过。路西法耷拉着脑袋不敢看拖米,客厅到卧室两三步的距离也给他走了像有几分钟。
路西法第一次睡在拖米的床上,感觉有些奇妙。拖米的房间很干净,被子像是经常拿出去晒,有一股阳光的味道。还有拖米的沐浴露味道,跟路西法身上的一样。

“喂,你这大半夜的不享受你鬼哥的温柔乡跟我打什么电话……他在我家……不是我拐回来的,你不要乱说哦……快去抱着你鬼哥睡觉吧,挂了。”

拖米断断续续的声音从客厅传来,看来阿泰真的很想跟他分享喜悦。
路西法听完扬起了嘴角,他今晚收获了不得了的东西,也做了一个很大的决定。

评论(2)

热度(63)